李昇炫

最喜欢你了(∗ᵒ̶̶̷̀ω˂̶́∗)੭₎₎̊₊♡

浑然不觉(三)


先映入李胜贤眼内的是一张占了满墙的壁画,然后就是门口正端着一杯咖啡的…权志龙。顾不得宿醉,猛地起身要下床,发现身上没有衣服又蒙上被子趴回了床上。权志龙看着李胜贤惊慌的样子一边搅动咖啡一边一脸戏谑的说:“醒了?做了坏事想跑啊?”
 
李胜贤听到这话心里猛地一紧,然后就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在被子里缩成一团。
 
权志龙过去拍着被子里的人,“一会想好怎么给我解释‘权嘴唇’这个名字。”
 
……
 
于是,一种奇怪的气氛就围绕在饭桌前的两人之间。权志龙只是单纯的好奇他为什给自己起了这个名字,而李胜贤则在一旁心怀鬼胎的认为自己的小心思暴露了。
 
“那个…权总。”
 
“其实你不用管我,我也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我也不是故意的,你不用管我真的,真的不用管我,而且我也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李胜贤低着头闭着眼一口气说完,也没看权志龙诧异的眼神,站起来就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李胜贤有心躲权志龙,权志龙以为是自己给李胜贤太大压力了,也有意无意的没再管他。李胜贤想这是彻底凉了,纯纯情情单身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喜欢个男生不说,还这么轻易的失败了。
 
大概是上帝怜悯李胜贤,实习期一结束,没等李胜贤辞职,竟然还被任命为财务部的财务主管。
 
李胜贤还记得那时也是秋天,也像现在一样,风很大,却比夏天还暖。但也证明,上帝绝不会怜悯一个人第二次。
 
李胜贤去权志龙办公室的次数又多了,他又把权志龙的备注改成了“权嘴唇”。而且还发现一个重大秘密:权志龙好像和他女朋友的感情不是那么好。
 
公司里新毕业的实习生们能做到李胜贤这个位置的并不多,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恨。再加上李胜贤本就是个没心机善良的人,有几个和他一样年纪别的部门的人就开始算计李胜贤,不是让他在酒会上给权志龙挡几杯酒,就是故意推荐李胜贤去和一些油腻的老板们谈生意。
 
“我们这么做不会让权总知道吧?”
 
一个叫韩世允的人说,“李胜贤之前在学校装的够清纯,现在靠着爬上权总的床得到职位,权总那么高贵的人怎么会对这种贱民付出感情?跟着我做就对了。”眼神狠的能杀死人,自己喜欢的人怎么能拱手让给李胜贤?
 
李胜贤不知道这些人的阴谋,还认为自己这样是在给权志龙长面子给公司揽生意。反正年轻,酒量不好就练,只要自己做的能对公司有好处,他就特别开心。每晚喝醉都是常事,喝到吐也不是偶尔几次。后来权志龙终于发现李胜贤变了,表情管理的特别好,语气也有一种说不清的疏离感,更明显的是,以前的稚气已经荡然无存,换之的是一脸硬朗,眉宇之间蕴含着一股雷厉风行,斩钉截铁的气势。
 
又是一场酒会,权志龙有事,所以李胜贤是代表权志龙去的。
 
不过权志龙当初并不是这么吩咐的,他让助理找个会办事的清纯小男生去,因为他知道今晚要见的张在中是什么样的人。助理之前办多了这样的事就没放在心上,随随便便就交给了手下的人去做。韩世允一伙人听说后,便又打着“权总要求”的幌子让李胜贤去了。
 
在李胜贤喝下第二杯酒之后,他就觉得不对劲了。这酒,有点刺胃,然后带来的就是灼热感,尽然已经成长的李胜贤,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睛模糊到别人的笑都已经变形。
 
“张总,您…您先喝,我去那…沙发休息…下。”明明已经意识涣散,但还是赔着笑脸跟别人解释。殊不知张在中在后面打的什么主意。
 
权志龙到的时候,大厅已经没什么人了,红着眼睛上楼挨个捶门,当进去其中一间房间看到被脱光上衣的李胜贤被人绑在床上还扭动着身体哼哼唧唧的时候,冲动大于理智,寻着水声踢开卫生间的门,揪出张在中一顿狠打,张在中喝的也不少,大腹便便的被权志龙打了几下就昏倒了。
 
“操!”
 
权志龙踢开张在中,抗起李胜贤就下楼了。
 
动静太大,被砸过门的房客看着权志龙怒气冲冲的样子,敢怒不敢言。权志龙把李胜贤放在车里的时候,还听着李胜贤迷迷糊糊的说“张…一会再…喝…”。
 
李胜贤的脸红的出血,缠着权志龙的胳膊不让权志龙走,还一个劲的顺着胳膊够权志龙的脖子。

这么挣扎,裤子里的手机掉了出来,屏幕一下亮了,权志龙看着手机上“‘权嘴唇’的未接来电”,一发狠,咬上李胜贤还哼哼着微微张开的嘴,

“让你叫我‘权嘴唇’,让你随便喝酒!傻瓜!”

评论(2)

热度(15)